还是条好汉

许多人都知道“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”这句话,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句话是怎么来的。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县官,整天琢磨着贪点银子,却找不到名目,便让一个亲信开了家铺子,同 […]

隐藏的办公室

某局是个大局,下面有几十个乡镇的数百号商业人员下岗、社保、退休等遗留问题需要解决,所以,找局长来解决问题的人特别多。只要办公室一打开,便少则几人,多则几十人涌进 […]

请客泡脚

小周和大陈是同事,俩人没事就爱打赌,每回小周输了,必兑现承诺,请客吃饭……而轮到大陈一输,推三阻四不掏钱,每回都是不了了之。时间一长,小周算是明白了:大陈这个人 […]

崭新的破凉鞋

彭云原是一位民办教师,后转为公办教师。 转正没半年,这天上午,他被他的两个已出嫁的女儿逼进县城,要给他买衣服,他说自己现在是公办教师,有工资了,家里只有他一人, […]

想发火有点难

家在农村的孩子一般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因为他们的父母都在外地打工,除了重要节日给家里打电话之外,平时很少主动与家里联系,因此谈不上关心孩子的学习了。   方 […]

让你偷个够

阿彪是一个小偷,虽说被警察教育过多次,但仍然屡教不改。  这天,他走进万和便民超市,准备偷点东西。   他见看店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,心里顿时乐开了花,心里说 […]

蹲街看美女

夕阳斜斜地照着,把整个大地涂成一片金黄,暖暖的风拂过肌肤,柔柔的很适意,我和斐哥坐在树下,摇着手中的可乐,望着路边,时而浅酌一口!  斐哥是我们这里的经理,最大 […]

麻雀的评论

麻雀叽叽喳喳,遇事爱发表评论,有什么法儿?它历来如此。 这天,麻雀看见地面冒出了一个嫩绿的小点儿,把附近的泥土都拱了起来,便好奇地飞近问道:“你是什么?” “竹 […]

乌鸦兄弟

乌鸦兄弟俩同住在一个窠里。 有一天,窠破了一个洞。 大乌鸦想:“老二会去修的。” 小乌鸦想:“老大会去修的。” 结果谁也没有去修。后来洞越来越大了。 大乌鸦想: […]

三个人爬山

有那么三个人,共同去爬一座很高很高的山;他们可也正像你说的呢:各人有各人的作风。 那第一个人,喜欢爬一步回头看一步。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也相当看重自己的成绩, […]

要想当爷得先当孙子

美丽的蝴蝶被人关注,是因为熬过了黑暗的独处。说伟大是熬过来的,还包括你必须熬过自己不为人重视的阶段。 从中央党校任教开始,到现在做万通公司,我经历了一个很大的变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