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妹林月

一、 我叫林强,林月是我的妹妹。她从小就被我欺负。揪她辫子,给她画花脸,都是常有的事。开始她会向爸告状,但后来就不会了,因为她想做我的“跟班儿”。 少年时代的我 […]

外婆的美学

外婆说:“人在找一件合适的衣服,衣服也在找那個合适的人,找到了,人满意,衣服也满意,人好看,衣服也好看。”“一匹布要变成一件好衣裳,如同一个人要变成一个好人,要 […]

那些卑微的母亲

晚上,和朋友一起去吃烧烤。我们刚在桌旁坐下,就见一个老妇提着一个竹篮挤过来。她头发枯黄,身材瘦小而单薄,衣衫暗淡,但十分干净。她躬着身,表情谦卑地问:“五香花生 […]

岁月如洗

刘黎和王六这对患难兄弟,当年一起上山下乡,又一起招工回城,一同结婚生子,一同下海经商,历经人间20载,被岁月慢慢催老。 刘黎逢人就会提起王六,说王六是他这辈子最 […]

奔跑的小狮子

她常回忆起八岁以前的日子:风吹得轻轻的,花开得漫漫的,天蓝得像大海。妈妈给她梳漂亮的小辫子,辫梢上扎蝴蝶结,大红,粉紫,鹅黄。给她穿漂亮的裙,裙摆上镶一圈白色的 […]

有一种爱叫为你等待

母亲做乳腺癌手术那年我正在离家很远的一座城市上大学。姨妈电话打来,告知我母亲住院,让我速回。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,赶到医院时,母亲静静地躺在床上,脸色苍白,像是熟 […]

少年的转变

这次中考,来自小镇的唐勇喜跃龙门考上了省城的重点中学,一下子成了全镇的骄傲。愉快地度过了暑假后,唐勇揣着父亲七拼八凑才够数的学费和生活费,像飞出笼子的鸟一样,来 […]

父爱如山

门口有一棵老树,犹如一位耄耋长者静静地立在庭院外。苍劲的树干深深地扎根在地下,风儿拂动它的枝蔓和叶片,火辣辣的太阳在它头顶悄悄凝视。它就这样守候着春去秋来,不为 […]

不敢老的父亲

我出生时,父亲已经50岁了。母亲告诉我,父亲当时高兴得放了两大挂鞭炮,摆了10桌宴席,还开了那瓶放了两年都没舍得喝的五粮液。 8岁时,我开始学二胡。从家到少年宫 […]

踮起脚尖来爱你

她9岁时,母亲因病去世。 那时的父亲风华正茂,是一名车间主任。处理完母亲的后事,提亲的人络绎不绝。听着他们和父亲在客厅里小声说话,喁喁的,像虫鸣,她躺在被窝里偷 […]